酸角果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区块链

三网融合身陷僵局【热门新闻】

时间:2022-11-28 来源网站:酸角果财经网

三网融合身陷僵局

三网融合身陷僵局 更新时间:2010-5-15 23:58:06    还没开始,就已经陷入僵局;置身事中,看不清前路,但却不得不披挂上阵,在这场战争中,掌管奥林匹斯山不一定意味着赢,堕入人间不见得就是输。

“你怎么看三网融合?”当记者很多次问不同的人这个问题的时候,也在被采访对象询问着。

因为这是场势均力敌的较量。原本预计5月出台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,果然不出所料地推迟了。“工信部拿了个方案,广电不同意,关于具体试点城市仍然在吵架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说。

还没开始,就已经陷入僵局;置身事中,看不清前路,但却不得不披挂上阵,在这场战争中,掌管奥林匹斯山不一定意味着赢,堕入人间不见得就是输。

主神的较量

“不好意思,我要先走了,”中国电信的一名工作人员抱歉地对他的朋友说,原因是他刚刚接到一条短信:广电总局大举封杀IPTV,他不得不在周末赶回去加班,想办法应对。

在三网融合的博弈中,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坐镇中军,各自的主将则分别是网络运营商们。其中,工信部的几员大将包括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;广电的则是各大广播电视集团。

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,广电在积极地进行双向网和市场化改造,并且对中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进行布局。

按照广电的规划,要用3~10年时间投资近千亿元来打造一张基于3T技术的NGB网络,其中计划在3年内打造一张用户超过1500万户的试验网,其中在上海建设50万户的试验网在世博期间已经投入使用,每户接入带宽速度超过60Mbps,比现有电信宽带用户平均上网速度快近百倍。

中国电信不甘示弱,推出了“城市光网”计划与之叫板。据悉,这个计划可以全面提升城市宽带的网速,世博期间,中国电信对方圆5.28平方公里的世博园区实现全覆盖,并提供光纤到楼层、到场馆的百兆/千兆的上联能力,以便承载基于中国电信“城市光网”之上的诸如高速上网、IPTV、VOIP、会议电视、视频监控、“网上世博”等业务,这个速度将高于NGB的网速,使双方在接入速度上的竞争优势变得模糊。

网络能力的较量,其实只是一个方面。更大的胶着点还在于增值业务的培育。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业务正式商用,可使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的客户端已经有403款,电子书将有8款,入库图书6万册。手机终端的功能和价值再次得到延展,此前,在资讯、游戏、视频等增值业务领域取得的效益更是让广电眼红不已。

中国联通在引进iPhone之后,2010年5月11日,又与联想共同开始发售智能手机乐Phone,据联想集团CEO杨元庆透露,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为乐Phone的发展提出了诸多意见,包括构思“乐媒”这一多媒体彩信应用,以及双模式的销售渠道。乐Phone能以WiFi方式接入,也支持WAPI。

双方的沟通始于2009年春节。杨元庆向常小兵介绍乐Phone原型机。杨元庆回忆说,常小兵亲自接待,并提出建议,让杨元庆做一个多媒体短信的应用,让用户可以选择录音或者是图片,或者是一段短的录像传递信息,并依然可以利用今天联通的彩信平台来传递。

“常总说‘如果你做出这样的应用,我就利用联通的平台推广你们的产品’。当时我们是一拍即合,我承诺年底前就拿出样本,这就是今天乐Phone上重要的应用,乐媒的浏览。”杨元庆说。

与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对产业链的精心锻造不同,广电的处理方式显得有些简单粗暴。“尽管他们现在需要SP和CP为他们的数字电视提供内容,但仍然改不了高高在上的姿态,和广电打交道是十分困难的。”一位地方有线电视集团数字电视频道的内容供应商对记者说。

虽然真刀真枪地短兵相接,广电不占优势,但是可以用行政指令撑起保护伞。比如,在互联网电视业务上,中国国家网络电视台、百视通、华数充当了收费站,在一条本应畅通的公路上设卡——拥有版权的内容要向电视机等硬件厂商提供内容,必须通过上述3家牌照方进行。

小蚁雄兵

“我相信三网融合会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实现的。”激动网董事长兼CEO吕文生告诉记者。

对于激动网这样的视频网站来说,十分乐意看到多一个电视终端成为其内容的出口。完全依托互联网的视频网站,并没有获得广告主的广泛认可,基本上都处于收支勉强平衡的状态,而购买带宽和服务器、版权所耗不菲,有的甚至开始投入资金拍摄具有互联网特征的短剧。土豆、优酷已经启动了相关的计划,激动网的赳客互动剧场自2005年推出以来投入了6000万元之巨。

如果数字电视强推成功,IPTV得到放开,对于上述有内容运营经验的公司来说,无疑是重大利好。目前广电对互联网电视的政策是“双牌照”管理,现在数字版权发行到电视机终端必须通过内容集成牌照方完成。“我们跟华数有合作。”吕文生说。

另外,盛世骄阳渠道事业部副总监雷彬义向记者透露,百视通和华视也是其内容输出渠道之一。

依附在这条产业链上的还有电视机、机顶盒、手机等终端厂商,假如最终形成4家运营商全网竞争,终端在技术和产品准备上已经可以实现多网络接入。以手机电视为例,联想、中兴、天语、LG、三星等都加入了CMMB的终端供货体系;互联网机顶盒市场在2010年风生水起;互联网电视机厂商尽管经历了一段时期的尴尬,创维和清华同方分别与牌照方合作之后,开始名正言顺地市场推广。

其实除了网络运营商之外,终端制造商和增值业务运营商都是骑墙派,但是广电的网络运营能力,却让很多人慎之又慎。最著名的案例就是2007年,天盛传媒以5000万美元的天价购得英超2007~2010年在中国内地的转播权,并且打算向球迷收费。这次大胆的尝试如果能成功培养用户付费的习惯,将开启一个潜力十分可观的金矿。但是,在这过去的3年中,用户急剧减少,天盛巨额亏损。

吕文生向记者透露早年他也曾在数字电视上投入了3000万元,最终不见成效。因此,有从事电子商务的CP为分散风险,除了承接数字电视的购物频道,一定会搭建互联网平台,以促成销售。

或力挺,或观望,各路神仙的心态不尽相同,这场涉及到利益分配的激烈拉锯,也许会改写历史。

声明: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,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,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,据此入市,风险自担。

云南艺术学院官网

高校博士后招聘

暨南大学计算机博士

教师招聘